隻有男人行? 帶你走近她們的汽車江湖?

1

她是人類汽車歷史上的先驅者

   一百多年前,號稱不夜城的紐約市外的一座內衣工廠燃起大火,140名女工因此喪生。此後每年的3月8日,不僅成為瞭一個紀念日,也是女性爭取權利的重要日子。時光荏苒,女性在越來越多曾被認為隻有男人才能從事的工作領域中大放異彩。汽車這個冷冰冰的工業產物在人們印象中也曾是男性的世界,但其實早在汽車誕生的那一刻起,“維納斯”們的身影便不曾離開。今天,我們追古論今,聊聊巾幗英雄們演繹的“誰說女子不如男”的故事。


  為瞭更全面的展現女性在汽車行業中的風采,我們不僅盤點瞭五位在世界范圍內頗具影響力的女性“汽車”人物,還親自對話瞭五位就在身邊的“汽車”女性,瞭解她們最真實的工作狀態與生活細節,她們分別是:


● 她是汽車歷史上的先驅者:貝爾塔·本茨(Bertha Benz)

  “每一個成功男人的背後,都有一個偉大的女人。”這句話用在汽車之父卡爾·本茨的太太貝爾塔·本茨身上,再貼切不過瞭。她不僅全力支持丈夫投身“機器馬車”的研發,還憑借過人的勇氣,成為瞭世界上第一位駕駛汽車的人。

  1872年7月20日,23歲的貝爾塔·林格嫁給瞭當時還是窮小夥的卡爾·本茨。婚後,本茨用妻子變賣嫁妝換來的錢作為啟動資金開始瞭創業之路。1879年12月31日,本茨制造的單缸二沖程發動機點火成功,他曾這樣描繪:“晚飯後我的妻子說我們必須再去一趟工廠,當我們站在發動機面前,聽到它發出噠、噠、噠的聲音時,新年的鐘聲恰好敲響,這太令人激動瞭。”

  1885年底,本茨成功研制出現代汽車的雛形:奔馳1號。這是一輛後置後驅的三輪汽車,動力系統搭載瞭排量958mL,最大功率0.8馬力/400rpm的單缸四沖程發動機。該車的最高車速為16km/h,完全可以與馬車相媲美。1886年1月29日,奔馳1號在德國皇傢專利局成功申請瞭專利。

  1886年7月3日,奔馳1號正式發佈,但這項徹底顛覆傳統馬車的發明並沒有立即被公眾接受,人們反而將其視作“怪物”,甚至害怕會招來不祥。為瞭躲避流言蜚語,本茨在此後很長一段時間裡都隻是閉門造車,從來沒有開出過實驗室。然而,貝爾塔深信丈夫的發明具有劃時代的意義,於是她決定親自嘗試消除人們的疑慮。

  1888年8月5日清晨,39歲的貝爾塔叫醒瞭15歲的大兒子歐爾根和14歲的二兒子理查德,三人一起從實驗室中推出瞭本茨的最新作品——奔馳3號。出發前,貝爾塔給丈夫留下字條,告訴他自己要開車帶兩個兒子去普福爾茨海姆看望他們的外祖母。為瞭不吵醒本茨,他們將車推得離傢足夠遠後才將它發動。

更多精彩視頻,盡在視頻平臺

  當周圍的住戶聽到瞭汽車發出的怪異聲響後都從窗口伸出頭來,有的人還想走近瞧瞧,但一聞到難聞的汽油味又走開瞭。由於當時沒有為汽車設計的公路,因此離開曼海姆後,母子三人便踏上瞭完全空曠的未知路途。在經過威斯洛赫城時,車子的燃料耗盡,貝爾塔趕忙到當地的城市藥房中購買汽油,而那裡也成為瞭世界上第一個加油站。

  又行駛瞭一段後,一個陡坡攔住瞭他們的去路,貝爾塔讓二兒子控制方向,她和大兒子在後面推車,終於翻過瞭陡坡。佈魯赫薩爾的一個鐵匠還幫她修瞭鏈條,在保釋羅特她又更換瞭剎車片。此外,油路堵住時,她用帽子上的發針將其修好,點火導線和發動機其它部分發生短路時,她又用吊襪帶作絕緣墊將導線絕緣。

  直到黃昏,他們才艱難的到達瞭目的地,全程約104公裡。孩子的外祖母見到三人時驚嘆不已,小鎮上的人們也都跑出來看這個會自己行走的“怪物”。興奮的貝爾塔立即拍瞭一封電報給丈夫,告訴卡爾他們成功完成瞭旅行。三天後,她又開車帶著孩子們從另外一條路返回瞭曼海姆,全程約90公裡。

  正如貝爾塔預期的那樣,這次汽車之旅證明瞭本茨的發明是可以替代馬車的,並且取得瞭重要的公眾效應。她自己也因“世界上第一位駕駛汽車的人”的身份被載入史冊,而人類社會的機動化進程也由這位女性的壯舉開啟瞭嶄新的篇章。

  一百多年前的貝爾塔以當時女性少有的前瞻視角,幫助丈夫完善瞭汽車這一偉大發明,她想不到的是,一百多年後,存在著無數和她一樣的女性用獨特的視角幫助著這些鋼鐵機器不斷發展,在這之中,愛美的天性令她們在設計領域出類拔萃。

● 她是超級跑車的設計師:米歇爾·克裡斯滕森(Michelle Christensen)

  2015年初,女性設計師米歇爾·克裡斯滕森的名字隨著全新一代NSX的全球首發而被更多人所知曉。2005年畢業於帕薩迪納藝術中心設計學院的米歇爾是在2012年全新NSX概念車亮相後,加入該車量產版外型設計團隊的,並且被委任為帶領8人團隊的負責人,而這也令她成為瞭全球首位設計超級跑車的女性。

  米歇爾的父親是美國Hot Rod頂級直線加速賽的狂熱愛好者,以福特B型車、普利茅斯GTX、道奇Superbee等為原型的改裝賽車,都曾出現在她傢的車庫中。耳濡目染的米歇爾不像別的少女那樣喜歡逛街購物,她的閑暇時光都是在與父親一起改裝老爺車中度過的。父親在一次Hot Rod秀上為她引薦瞭著名的汽車改裝設計師Chip Foose,直到那時米歇爾才意識到,汽車設計也可以作為一種職業。

  當時的米歇爾在一所普通的社區大學中讀書,對未來的職業方向沒有任何想法,Chip Foose的出現為她點亮瞭一盞明燈。米歇爾決定前往帕莎迪納藝術中心設計學院深造,那裡有全美聲望最高的工業設計專業。在校期間,她遇到瞭兩個重要的人,一個是她未來的丈夫Jason Wilbur,另一個是藝術學院教授同時也是謳歌全球創意總監Dave Marek。

  2005年,米歇爾和Wilbur畢業後都被Marek教授選中加入本田北美,在那裡米歇爾很快就展現出才華,2009年上市的謳歌ZDX便是她當時的得意之作。米歇爾出色的能力被通用汽車看中,並在2010年將她招致麾下擔任資深設計師。然而僅僅11個月後,米歇爾又重回本田,加入NSX項目並出任外觀首席設計師。

  值得一提的是,米歇爾與丈夫Wilbur有著相似的職業生涯軌跡,Wilbur在2009年離開本田後,為美國性能腕表品牌Devon設計開發瞭Tread 1腕表。一年後他重回本田,並擔任本田先鋒設計室創意總監。米歇爾曾表示:“我們經常會探討新想法,他總是提出疑點,促使我更認真地去思考。”

  米歇爾的第一輛車是1989款福特Escort,而她現在的日常座駕是本田Pilot,當然偶爾她也會開一下丈夫的保時捷Cayman S。從12歲起,米歇爾的夢想之車一直是1967款雪佛蘭科爾維特,而她心目中最經典的設計則屬於蘭博基尼Miura。在設計全新NSX的外觀時,米歇爾的原則是在遵循空氣動力學的前提下,讓它看起來盡可能性感炫酷,同時每個裝飾都要為功能服務。

  有別於男性思維,女性的細膩心思往往會帶來更觸動人心的設計。其實不隻米歇爾,如今有越來越多的女性投身於汽車設計行業。如:2009年中期改款的寶馬Z4,其外觀、內飾均由女性設計師操刀;路虎也曾在2012年邀請貝克漢姆之妻維多利亞打造瞭風格獨特的攬勝極光特別版。

  全新一代NSX的問世對於近年來被人詬病喪失運動精神的本田而言,重要性不言而喻。如此重要的作品,最終選定米歇爾所帶領的美國設計團隊的方案是對她最好的肯定。然而,這款集品牌全部心血的頂級跑車並非所有人都會擁有,不過你的愛車中也可能飽含著由女性特殊視角設計的細節。

2

她是內飾色彩搭配的設計師

她是外觀/內飾色彩搭配的設計師:王牧

  剛接到這個選題時,我收到瞭一份被對話人的個人信息,文檔裡並沒有照片,也讓我有瞭些許期待感。王牧,85後吉林女孩,吉林大學工業設計碩士學位,是位連年獲得獎學金的高材生。看到這些履歷後,我腦海中迅速勾畫出一副女學霸的樣貌……畢業後,王牧加入瞭上汽大眾產品研發部,任造型科色彩主管設計師一職,先後參與瞭朗逸、新桑塔納·尚納、昕銳中國本土化的內、外飾色彩定義工作。此後,王牧遠赴捷克斯柯達總部的設計研發色彩部門工作,任職期間負責斯柯達中國項目的色彩開發工作。如今,王牧任上汽集團設計部色彩紋理經理一職,她參與過榮威和MG旗下多款車型的外觀、內飾色彩搭配工作。

  與王牧的第一次見面並不是我想象中在工作室的場景,由於平時工作較忙,和她第一次會面是在她下班後相約在一傢很小資的東南亞餐廳就餐。當她進入我視線中時,我首先被她的穿著打扮吸引瞭。一般女孩很不願去挑戰的花色緊身連衣裙,配上圖案更加復雜的外套,讓我敢斷定她就是我等的人。雖然身為人們印象中外向、健談的東北女孩,但王牧的舉手投足處處體現出南方姑娘的溫文爾雅,第一印象給人感覺很舒服。

  聊天時王牧把手機放在餐桌上,面對一桌子賣相精致的菜品,她並沒有像大多數女孩那樣先拍再吃,這時我發現她的iPhone6有些與眾不同。手機的前、後攝像頭都被膠佈貼住瞭,這與她所從事的工作有關,畢竟在新車開發過程中,工作室有著太多需要保密的內容。我下意識地翻看瞭一下她的朋友圈,果然沒有一張自拍,全是轉發行業內的相關資訊和有關色彩的內容。一個正青春的姑娘每天無法自拍,那得是多可怕的一件事,在我看來工作已經對她的生活產生瞭影響。

  當聊到手機和她從事的色彩搭配工作時,我突然想起瞭一個在朋友圈很火的色彩遊戲,試想一個從事色彩工作的人挑戰這個遊戲會是怎樣一個結果,瞭解遊戲方法後王牧迅速找出每一關不同顏色的色塊,中途我嘴欠說瞭句:“我的最高紀錄是第38關”,王牧在玩到臨近第37關時顯然故意放慢瞭尋找色塊的速度,遊戲終結在瞭第37關……如果不是我“多嘴”,相信她最終的成績應該會讓我大吃一驚。

  我不願意把第一次會面的對話內容過多的帶到工作方面,而是更願意去瞭解王牧生活中的一面。一同就餐的還有兩位她的閨蜜,倆女孩關於彩妝和發型的話題很快就讓王牧融入其中,三人聊得不亦樂乎,這也是為什麼我喜歡聽女孩聊天,因為完全跟聽天書一般。在得知王牧目前單身時,我好奇地問她對於擇偶的標準,她的回答讓我很驚訝。“基本沒硬件上的要求,別比我矮,看著順眼就好!”,我理解的順眼就是穿著別太土氣,看著利落即可。這時王牧又補充瞭一句:“品位很重要!”。果然,“品位”一詞出現的很是時候。

  晚飯後,我提議去附近的服裝店逛逛,因為我很好奇這個對色彩很敏感的女孩在穿衣搭配上的喜好。附近實在沒什麼“高大上”的品牌,最終我們隻能來到瞭一傢以試衣間在國內聞名的服裝店。進店之後王牧顯得有些不知所措,可能是我太刁難她瞭,畢竟她從頭到腳這一身裝扮和這裡並不搭,這要是在北京三裡屯溜達一圈,絕對會有男孩因為她的穿衣風格而上來搭訕。聊到三裡屯時,我們從穿衣打扮又聊到瞭酒吧,王牧偶爾也會到酒吧小酌一杯,不過她更喜歡看雞尾酒的調制過程,顏色的層次感和酒精在燈光映襯下表現出的不同色澤讓她很是著迷。當然瞭,調制出的成品也好好喝才行。

  公司並不強迫設計師們統一著裝(正裝),王牧說這是為瞭避免影響設計師的工作靈感,所以在公司食堂就餐時,設計部的妹子們絕對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同一套衣服連續穿兩天絕對是王牧無法忍受的。談到王牧工作之餘有什麼愛好時,她直言不諱的表示自己很宅,我說:“那你一定養貓!”果然被我言中,王牧平時還喜歡去健身、坐在咖啡店安靜的看看書、看看畫展和藝術展之類的,就是我們常說的小資或文藝青年,這些業餘愛好能對她的工作起到輔助和提升的作用。

  有瞭生活化的初次見面做鋪墊,第二天來到她的工作室時,王牧顯得放松瞭很多。剛開始的對話被她的同事多次打斷,王牧在對一些項目進行決策的同時,她的電話也在不斷響起,隨著下屬帶來的一杯咖啡,王牧一天的工作就開始瞭。王牧最初讀的是車身設計,但她發現造型對線條描繪的功底要求太高,最終選擇瞭更適合自己的色彩。雖然歪打正著的選擇瞭色彩搭配設計師,但王牧並沒有放棄“老本行”,偶爾設計個傢居用品或者幫朋友在裝修房子時提供一些方案等。

  提到色彩搭配設計師,說實話我並不太瞭解於王牧的工作內容,在我看來汽車的外觀、內飾色彩搭配工作頂多就是外觀選選顏色,內飾無非就是黑色或米色之類的選擇,沒什麼難度和學問,所以我提出的第一個問題就是什麼是色彩搭配設計師?在王牧看來,雖然是一個簡單的黑色真皮座椅,但也有著無數種選擇,相同的黑色在不同材質上會展現出完全不同的視覺效果。為瞭在真皮座椅上展現出在我們看來最簡單不過的黑色,她要對真皮加工工藝、皮革紋路、手感甚至皮革打孔的樣式進行選擇,通過這一點能讓我充分感受到顏色背後的學問。

  王牧辦公桌上佈滿瞭她工作時所用的“工具”,各種色卡和樣板堆放在一起時,顏色的碰撞給人以強烈的視覺沖擊力,試想在這種氛圍下工作應該很有樂趣。打電話時,王牧給我感覺略顯強勢,她說這僅僅是在工作中,生活中的她為人處世還是很溫和的。強勢在王牧眼中不一定是壞事,有時對於自己的判斷一定要堅持,尤其是給別人介紹自己的設計方案時。

  提到昨天的手機色彩遊戲時,王牧又給我講述瞭顏色的區別,在大多數人眼中,綠色通常隻有深綠和淺綠之分,而在她眼中,這些顏色是分為不同色號的,雖然王牧不能準確地背出那些復雜的色號,但一個平面的色彩在她眼中是立體的。單一顏色通過不同的角度、光線的照射和不同的材質,可以呈現出單一色彩的多樣性。其實剛才的小遊戲隻是色彩明暗度的不同而已,雖然我對這方面不是太瞭解,但聽得很過癮,我認為這是女性對色彩獨特的認知。

  在聽到我對色彩搭配設計師在性別方面的理解時,王牧當場否定瞭我的判斷。她簡要給我介紹瞭女性在汽車設計領域的現狀;汽車外觀設計師中女性占比很少,女性內飾設計師較多,因為女性在汽車內飾細節方面展現出的細膩感是大多數男性無法企及的。就她的工作而言,很多人以為女性對色彩有著特殊的理解方式,而從事色彩搭配工作的也確實以女性居多,這一點同樣能體現在服飾領域,但王牧認為,男性對色彩的認知要比女性更加獨到。

  不過並不是說汽車內飾設計方面女性就一定比男性要優秀,各行各業皆是如此,性別或許會影響我們對於某些工作內容的主觀判斷,但並不能定性男性或女性就一定更適合某項工作。不難看出,王牧在工作中還是很希望得到男性同事認可的,同時也呼籲更多的男性來嘗試色彩設計工作。“你有沒有考慮到以後到海外品牌任職?這應該是大多數汽車領域設計師的夢想”我好奇地問到。王牧說:“沒有,我希望能設計出出色的本土化車型,雖然不是我來設計外觀或內飾,成功的車型也需要有優秀的色彩搭配!”我會把我參與的作品當作男朋友一樣呵護……最後,願這位懷揣夢想的女孩早日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3

她是焊裝車間的基礎焊工

● 她是從工廠生產一線“走出”的CEO:瑪麗·博拉(Mary Barra)

  醜小鴨變白天鵝的故事,難道隻是童話?平白無奇的普通人一步步的走向成功難道隻是勵志劇中才會出現的劇情?這一切並非不可能!2014年1月15日,瑪麗·博拉正式接替因妻子被診斷出癌癥晚期而提前退休的Dan Akerson,成為新一任通用汽車集團CEO,多年前,她還隻是通用工廠的普通一員。

  此前,這位“辭令婉轉,但手段強硬”的女性在通用擔任的是全球產品開發及全球采購和供應鏈執行副總裁。在《2015年全球最有權力的女性排行榜》中,博拉高居第五位,成為全球商界最有權勢的女性,沒有之一。

  博拉出生於1961年,10歲時她第一次對汽車著瞭迷。當時,表哥開著一輛紅色的雪佛蘭科邁羅敞篷車出現在她面前,把她徹底驚呆瞭。“那真是一輛迷人的汽車,至今仍清楚的留在我的記憶裡。喔!那簡直太酷瞭!”博拉回憶道。長大後,當她第一次準備購車時,本想選一輛擁有硬朗肌肉線條的龐蒂亞克火鳥,但受預算所限,她最終選擇瞭在腿部空間和後備廂容積方面優勢明顯的掀背車雪佛蘭Chevette。

  博拉就讀於通用汽車學院(後更名為凱特林大學),18歲時曾通過學校與通用汽車的合作項目而進入通用實習,當時她被分到瞭主要生產運動型車Fiero的龐蒂亞克事業部,巧合的是,她的父親曾作為制模工人在那裡工作瞭39年。畢業後,博拉順利留在瞭通用汽車,並通過努力取得瞭電氣工程師的職稱。

  1988年,在同事的指導下,博拉進入斯坦福大學進修,並獲得瞭MBA學位,她也由此進入管理層,開始負責工程部門,同時還管理著一個組裝廠。在瑪麗的領導下,通用汽車的質量口碑逐漸上升,還獲得瞭較高的質量評級,從而贏得瞭更多消費者的信任。不過,數萬員工養老金及醫療保險等方面的花費,使通用每輛車的制造成本比日系競爭對手高出數千美金,令其市場份額受到瞭嚴重的侵蝕。

  為瞭獲得更高的利潤,通用在高油耗的卡車和SUV上投入瞭不少精力。然而,2006-07年飆升的油價,讓整個底特律驚慌失措,緊接著爆發的金融危機則直接導致通用汽車走上瞭破產之路。博拉直言不諱:“那是一段非常困難並且讓人感到羞辱的日子,所有人都在不分晝夜的連軸工作。”

  在通用整個起死回生的過程中,博拉發揮瞭重要的作用,在新通用成立後,她被任命為人力資源部負責人,兩年後又被提拔為公司七大高管之一,負責全球產品開發及全球采購和供應鏈。當時,她手下在全球范圍內已有超過3萬的員工。2014年,Akerson的提前離任,使52歲的博拉成為瞭百年通用的首位女性CEO,但她剛上臺不久就因為通用的召回醜聞接受瞭美國國會的質詢。

  博拉對召回危機的處理獲得瞭一致好評,而在面對菲亞特克萊斯勒的合並提議時,她則堅定地說瞭不。2016年1月4日,與通用榮辱與共的瑪麗又被任命為通用董事會主席。CEO和董事會主席由同一個人擔任,足以見得董事會對博拉工作的高度肯定。

  從進入通用實習到成為電氣工程師,從普通工人到CEO,博拉的故事富有傳奇色彩。在這份傳奇背後,還有無數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性,她們在自己平凡無奇的崗位上用青春、耐心、時間,“呵護”著一個個零件,像對待自己孩子與愛人那樣溫柔,將米歇爾、王牧們繪制的“夢”照進現實。

● 她是焊裝車間的基礎焊工:戚志梅

  同這世上萬千工業制品一樣,一部汽車的誕生同樣要依托於眾人的努力。坐在明亮辦公室中,手握畫筆的設計師妹子與深入工廠車間,在焊裝線上火花間中穿梭的成熟女性共同為汽車這個看似冷冰冰的事物註入生命。

  多年前,剛剛畢業的戚志梅跟隨父親的腳步,來到瞭當時尚屬江西昌河旗下的合肥西郊老廠。在父親“踏實幹活、有事兒多問你師父”的囑咐下,對汽車制造領域較為陌生的她被帶到瞭焊裝車間。

  即使是有吊具輔助,但焊槍搬動起來對於較小的女性來說也是沉重的。焊裝時不可避免的會產生火花飛濺,盡管穿著厚厚的阻燃服、佩戴瞭手套,但在多年的工作中,飛濺仍舊在愛美的她手臂上留下瞭疤痕。

  如果說在汽車制造的沖壓、焊裝、塗裝、總裝這四大工藝中,按照辛苦程度排列順序的話,焊裝工序絕對可以名列前茅。穿上阻燃服後性別不明僅僅是表面上的一視平等,在實際的生產中,性別的不同一樣沒有界限。火花飛濺的電焊、弧光傷眼的二氧化碳保護焊、可能產生粉塵的打磨等等工序是不會照顧身材嬌小的女性。隨著廠裡生產車型的不同,她的崗位也在悄然發生著改變。

  隨著工廠排產計劃的不斷變更,在焊裝車間上班會經常面臨倒班,那種出門上班、出廠下班回傢頭頂上都是月亮的日子,逐漸成為瞭傢常便飯。

  很快,她邂逅瞭屬於自己的幸福。當初那個同她一起在焊裝車間實習的小夥子現在已經成為瞭她的人生伴侶。當我以八卦的心態問她是不是會回傢傾訴工作中的苦累時,她笑著回答我“又不是小孩子瞭,工作的事兒他幫不上忙”。“踏實幹活、靠自己”這樣簡單、平實的話語就像是推動木舟前行的流水,當春天再次到來,看著一群年輕的畢業生走進工廠時,戚志梅才意識到今年已經是進入工廠的第15個年頭瞭。

  網絡上有句名言,最長情的告白便是陪伴,對於戚志梅而言,對孩子的愧疚不僅僅是陪伴他成長的時間過少,還在於夜班過後,心情不佳往往對孩子的態度不好。說到這裡,這個事業上的女強人眼中也是飽含歉意。

  15年前入廠時,父親那句“踏實幹活”的叮囑,至今仍舊鞭策著她繼續前進。不過,當提及孩子的未來時,她笑著說不想自己的孩子再進工廠。那句“知道累,所以不想他再吃這麼多苦”的話,還是讓她卸下瞭女強人的光環,露出瞭如每位母親一樣慈愛的一面。

4

她是拉力賽場上的巾幗英雄

●她是“北環”女王:薩賓·施密茨(Sabine Schmitz)

  在很多人的觀念裡,“女司機”都是天生的馬路殺手,但實際上能把車開得很棒的女性也絕對不在少數,她們中的佼佼者甚至還成為瞭職業賽車手,並創造瞭很多男性車手都無法企及的輝煌成績。比如:米歇爾·穆頓曾在1981-82年駕駛奧迪Quattro賽車三次贏得WRC世界汽車拉力錦標賽分站冠軍;而尤塔·克萊恩施密特曾在2001年代表三菱車隊贏得瞭達喀爾拉力賽汽車組的總冠軍。

  接下來要介紹的薩賓·施密茨同樣是一位瞭不起的女性車手,她被稱為北環女王,不僅曾駕駛寶馬M3(E36)賽車贏得過1996-97年紐博格林24小時耐力賽冠軍,還曾駕駛世界上最快的出租車寶馬M5 Ring taxi,為乘客提供在紐博格林北環賽道上的試乘體驗。目前,薩賓正擔任著《TopGear》最新一季的車評人。

  薩賓1969年出生,由於父母在紐博格林北環賽道旁經營著Hotel am Tiergarten酒店和Pistenklause餐廳,所以她與兩個姐姐從小就經常有機會開著自傢的汽車在這條賽道上追逐玩耍。不過三姐妹中隻有薩賓堅持下來,並成為瞭職業賽車手。薩賓曾有過一段婚姻,她嫁給瞭一位姓Reck的酒店老板,但兩人已在2000年離婚。

  薩賓參加過許多電視節目的錄制,其中最為人們津津樂道的是她在《TopGear》中的精彩表現。第5季第5集中,Jeremy Clarkson率先駕駛捷豹S-Type在紐博格林北環賽道做出9分59秒的圈速成績,接下來輪到薩賓上場,而她的圈速為9分12秒,竟比Clarkson快瞭47秒之多。第6季第7集中,薩賓又駕駛福特全順輕客在紐博格林北環賽道跑出瞭10分08秒的成績。

  薩賓接受對話時曾表示,截至2007年她估計自己已在20.8公裡長的紐博格林北環賽道上開過至少30000圈,所以Clarkson輸給“北環女王”也不算什麼丟人的事兒。“三賤客”離開《TopGear》後,薩賓將作為2016年5月8日回歸熒屏的新一季《TopGear》的車評人之一。

  最新拍攝花絮顯示,另一位車評人Chris Evans在美國加州蒙特雷附近的拉古娜塞卡賽道乘坐薩賓駕駛的奧迪R8 V10 Plus後,竟然暈車到嘔吐,這下他算是見識到北環女王的厲害瞭。

  曾經,我認為自己擁有塞納一樣的過人天賦、普洛斯特一樣的精準操作以及維特爾一樣的顏值,不過當我又一次在傢門口熟悉的卡丁車場上打破自己保持的最快紀錄時,一個身影輕易的超過瞭我。任憑我用盡渾身解數,亦相距甚遠。比賽結束,我看到瞭藏在頭盔下的明眸亮齒與一縷調皮的短發。

● 她是拉力賽場上的巾幗英雄:金蕊

  我們將對話金蕊的地點約在瞭北京銳思賽道,目的是想讓這次對話除瞭在內容上,在氛圍上也多些賽車的元素。我知道金蕊這個名字,是大約在兩年前的CRC賽場上,那時我剛入行不久,對拉力賽的艱苦感受頗深,沙塵、泥濘、烈日,在幾乎全充滿瞭陽剛味道的地方,我無意間突然發現瞭一個看起來十分靚麗且有點弱不禁風的身影,她在那裡顯得是那麼特別,以至於我現在都後悔當時沒有帶長焦鏡頭。

  自那之後,我知道金蕊這個名字,而且還知道瞭名字後面的一長串殊榮——2014北京站巾幗杯、草原絲綢之路漂移賽巾幗杯、湖南汝城站巾幗杯、武義站巾幗杯、2015張掖站巾幗杯、河南登封站巾幗杯、龍遊站巾幗杯、武義站巾幗杯。

  金蕊按照我們約定好的時間來到瞭休息大廳,看到我們的位子之後,立刻像回到自己傢一樣,快步走過來坐在瞭銳思那紅色、寬大但並不太舒服的沙發上。在經過幾句寒暄之後,我們開始瞭正式的對話,拿出瞭筆記本和錄音筆,以及照相機,一般這種正式對話的“儀式”,都會讓被對話者感覺有些緊張,但這次緊張的確是我們,可能是因為坐在我們面前的人是個漂亮、嬌小的軟妹子吧,而金蕊見此狀卻像在傢裡招待客人一樣安慰起瞭我們。的確,如果比較誰在銳思賽道待的時間長,那麼金蕊確實是這裡的主人,因為她是這裡的VIP會員。

  “提起賽車運動,一般首先想到都是男人的天地,你一個女孩子為什麼要去做車手呢?”我們首先將最好奇的問題拋向瞭金蕊,但金蕊並沒有認同我們的觀點:“玩賽車的女孩並不在少數,跑拉力賽的有4-5組,大傢其實都是很勇敢的 女孩子來參賽都是喜歡賽車、喜歡激情、同時釋放一些平時積攢的壓力。”我們平時在工作、生活中,總會有各種各樣、來自方方面面的壓力,有些壓力是釋放不出來的,而參加汽車比賽對於金蕊來說就是一個釋放壓力最好的方式“因為在比賽中需要人拋開所有雜念集中100百分比註意力,在享受比賽的過程中得到心靈放松。”

  “可賽車並不是一個普通的減壓方式,你是如何進入到這個領域的?”聽到這個問題,金蕊從沙發上往前挪瞭挪,將手臂放在瞭大腿上:“其實,從小就跟男孩子一樣,喜歡踢足球啊,像這種競技的、刺激的男孩子們喜歡玩的我都喜歡,之後包括瞭‘開快車’。”

  金蕊在18歲取得汽車駕照之後,就像一般的男孩子一樣——喜歡開快一點的車。再加上身邊的朋友性格都比較豪放,不論男女都在一起玩車,“出去飚一圈”情況就難免時常發生,不過在見過幾次事故之後的金蕊意識到這種“飚一圈”的危險,且這也是違法的事情,但喜歡開車的金蕊並不想放棄自己的這個開車愛好,也抑制不住對於這種激情的渴望,而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賽車。

  幾經打聽之後,金蕊在“度娘”的幫助下找到瞭學習賽車的地方,也就是我們今天對話的地點,這也是她為什麼是這裡VIP會員的原因之一。當初,與金蕊一同來到賽車學校學習賽車的有4個人,其中3個人學習的目的大概是“安全駕駛”之類的,而金蕊的目的隻有一個——比賽,且一定要拿好成績。以至於之後聽說金蕊真的去參加比賽瞭,另外3個同學幾乎驚訝的快將下巴掉下來瞭“你真的去比賽瞭!?”。

  正因如此,學校也為金蕊準備瞭一套完整、系統的訓練課程。僅僅一個剎車技巧,就讓金蕊練瞭足足兩個月,每天早上起來就像上班打卡一樣,就來到學校內的大直道上一遍又一遍的練習,“對剎車掌握的越精準,在賽道中的恐懼感會越小,速度也會越來越快。”這也成瞭金蕊在日後取得成績幫助最大的基本功。

  拿到賽照後,喜歡賽車接近極限的駕控感覺的金蕊,嘗試瞭所能接觸的所有汽車賽事,場地賽、漂移賽,當然還有拉力賽。對於金蕊來說場地賽隻是一個不停的循環,除瞭技巧之外,更多的還需要依靠戰術和計謀;而拉力賽更像一場未知的冒險,更多是一個真性情的表現,你什麼樣一個性格,那麼在賽場上就有什麼樣的表現,再加上拉力賽道內的路況可能隨時都有變化,更加考驗車手的緊急應變能力。這也就是金蕊最終選擇瞭拉力賽作為主要戰場的原因。

  不僅如此,很多女車手都會選擇環境不那麼惡劣純柏油路面來比賽,但金蕊卻沒有,在正式參加CRC拉力賽以來的2年半中,從未缺席一站。從最初比賽前會緊張、心慌甚至恐懼,到現在在發車前還能輕松的打個電話什麼的,金蕊已經成長成為CRC拉力賽中首屈一指的女車手。這是金蕊踏踏實實一步步走過來的結果。就像金蕊會選擇鈴木永馳拉力車隊駕駛速翼特賽車的原因一樣,因為一開始不知道自對極限的掌握狀態,所以就要從小排量開始循序漸進的成長。

  而且,金蕊在比賽中發現瞭不少小型車的好處,輕巧、靈活,在彎道中占盡優勢,但金蕊在一陣猛誇小車之後,還是吐露出瞭自己的心聲“其實,我骨子裡還是想要開大車(大馬力四驅賽車),當然這要一步一步來”。

  在這個過程中,金蕊也承受瞭不少痛苦。記得有一站比賽,金蕊發燒39.5℃,她領航已經告訴她“你這個狀態已經不能進行比賽瞭”,但是作為廠商車隊的一員,她肩負著奪取巾幗杯的重任,對於車隊的目標,金蕊索性全力一搏:“反正發燒跟喝酒一樣,不行就暈暈乎乎的幹,哪怕是下一秒就完啦,但是上一秒我也要做好。”金蕊把自己僅剩的全部精力投入到比賽當中,而這樣拼出來的成績卻讓金蕊喜出望外,不僅捧得瞭巾幗杯,事後領航甚至說:“我發現你跑瞭2年半,最好的成績是在發燒時候跑的”。說到這裡,金蕊不禁哈哈大笑起來,的確,有這樣成績,哪怕不拿到獎杯也讓金蕊特別高興,因為這些證明瞭自己能夠開到這樣境界,能夠突破自己,能戰勝自己的就是好樣的。

  現在,金蕊比賽的目標就已經不僅僅是巾幗杯,而是在組別當中獲得名次,與那些實力強勁的男車手們一較高下。其實,一直以來金蕊在比賽的時候就完全沒有把自己當做女孩子來看“一天可能連個上廁所的時間都沒有,連吃飯的時候都在維修區,邊看維修人員檢查賽車邊吃完瞭,而且就那麼短短幾分鐘,吃完瞭馬上就上車進行下一個賽段比賽。如果在比賽的時候還把自己當做女孩子來看的話,那肯定不會有好成績。以後如果能開上大車的話,那就要盡力去爭取全場名次。”

  多年的比賽也讓金蕊的選車觀念有瞭些變化,之前是絕對的顏值控,而現在如果要是在城市代步的話,他會選擇一輛外形小巧,動力強勁的,比如像嘉年華ST這樣的“小鋼炮”。

  盡管,金蕊跟我們聊起賽車來滔滔不絕,一副假小子的印象,但是,今天金蕊腳下的一雙Burberry和身上的Chanel Collection 2014外套卻與我們聊的話題大相徑庭,我不禁好奇,金蕊平時都喜歡些什麼?

  於是,我們便硬生生的打斷瞭賽車話題,說說金蕊平時的愛好。金蕊從小學瞭8年的繪畫(國畫),所以這些讓金蕊在平時多瞭一些古典女子的特質,她喜歡喝茶、喜歡穿珠串,喜歡跳舞,喜歡打扮,這些女孩子喜歡的東西一樣沒落,現在每天依舊做著這些喜歡的東西,但是男孩子喜歡的東西她更喜歡。在循序漸進喜歡上這些事物之後,就不會放棄,而且這些愛好在金蕊身上甚至能形成互補。

  就像她的另一個愛好——繪畫,它與賽車運動完全是“一動一靜”兩個極端,但卻能幫助金蕊在激烈的賽車運動中找到平靜的自己,反之也能用賽車的動,來鍛煉內心的平靜。

  現在,汽車比賽已經不是金蕊一種刻意的追求,而就像她說的:“這已經是我現在人生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5

她是EA211的發動機工程師

● 她是雨刷的發明者:瑪麗·安德森(Mary Anderson)

  瑪麗·安德森1866年出生於美國阿拉巴馬州,她在30歲之前就已經是一位成功的女性企業傢,不僅搞房地產,還經營著牧場和葡萄園。而這位女性被後世所銘記則因為她是雨刷器的發明者。

  1902年冬日的一天,安德森乘坐有軌電車前往紐約出差,但卻遇到瞭糟糕的雨雪天氣。為瞭看清道路,電車司機不得不將兩扇前窗打開。這讓安德森萌生瞭設計一種能夠清潔風擋玻璃的裝置的想法。回到阿拉巴馬州後,她聘請設計師開發出可以手動清潔風擋玻璃的裝置,並找當地一傢工廠為她生產這種裝置。

  安德森設計的裝置是將橡膠刮板固定在一個金屬曲柄上,然後將此金屬曲柄安裝在擋風玻璃上,利用彈簧釋放的壓力來確保橡膠刮板與擋風玻璃表面的緊密聯合。通過這個裝置,駕駛員隻需在車內操作,便可輕松清除弧線范圍內的雨雪。

  1903年11月10日,安德森獲得瞭手動雨刷器的專利,有效期為17年。1905年,安德森曾嘗試將她的發明專利出售給一傢加拿大公司,但卻遭到瞭拒絕。盡管如此,人們永遠不會忘記安德森的這項偉大發明。此後,自動雨刷器在1919年由William Folberth發明。1932年,凱迪拉克成為第一傢將雨刷器作為標準配置的汽車制造商。

  從上學時的“和尚廟”到工作後的“少林寺”,百年間汽車工程領域留名青史的大多是男性的身影。不過,在這萬千XY的染色體中,Double X染色體的她們因為對生活細節的觀察,為枯燥的機械技術註入瞭婉約、溫柔的一面。

● 她是EA211的發動機工程師:謝霞

  與謝霞的第一次接觸要追溯到2014年,那段時間我一直琢磨著能通過某種途徑去充分瞭解下大眾新推向市場的EA211 1.4T發動機,幾經波折,最後得到瞭上汽大眾斯柯達的回復,那時,謝霞作為技術支持協助我完成瞭整個拆解過程,從那以後,這個有著濃厚書生氣的女工程被記在瞭心裡。

  以技術交流的名義加瞭微信,畢竟,現在的微信、朋友圈已經成為一個交流和獲取信息的重要渠道,朋友圈中一些行內專傢分享的信息和觀點具有很高的汲取價值,不過,在隨後的很長一段時間內我都沒想起通訊錄中還有這樣一位女發動機專傢。

  在把謝霞納入這次對話名單後,我特意翻開瞭她的朋友圈,裡面還是會有一些轉發,或許是因為所轉發內容的標題信息量不大,再加上我的朋友圈裡充斥著各種雜七雜八的信息,謝霞和她的頭像也就沉寂在瞭浩瀚的資訊浪潮之中,舉個例子,上汽大眾斯柯達以古惑仔為文案主題進行推廣的期間,謝霞也轉發瞭相關的官方內容,而這一營銷方案同時也激發瞭很多人對上世紀90年代香港電影情懷的抒發,看過一兩篇內容後,就會下意識的忽略雷同的內容。是工程師對新生的社交工具不感冒,還是她本身就有兩個微信號等等,這些猜測在飛往上海的途中我一直在琢磨。

  上汽大眾技術中心是高度保密單位,除瞭上汽大眾品牌的車型外,斯柯達品牌的明銳和速派等車型的本土化開發工作都會在這裡進行,當然還有從未謀面的新車,所以,我們這兩次到訪都搞的雙方很緊張,不僅要像其他到訪人一樣提前預約、扣押身份證外,任何可拍照的設備都不允許帶入,包括手機。

  按照約定的時間與謝霞接頭,通過閘機後我看著她手裡的HTC手機我問“為什麼你可以帶著手機進來?”事實上,技術中心內的保密要求一視同仁,無論是訪客還是內部員工都要嚴格遵守,攝像功能是手機禁止帶入技術中心的關鍵,擁有一部智能手機還是十分必要的,而攝像又是手機最基本的功能,當然對於在職員工來說,你也可以買一個隻有電話、短信功能的手機用於工作期間的溝通,業餘生活再配備一部智能手機,但謝霞說她就這麼一部手機。

  “你看看我手機的攝像頭就知道瞭。”

  除瞭影響手機的使用外,日常的行為也會受到保密要求的約束,給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對窗戶開啟角度的限制,技術中心實驗樓的窗戶是傳統的側開外推形式,考慮到實驗樓裡會圍繞新車展開一些研發工作,出於平衡保密和室內通風換氣的需要,一層實驗室窗戶(本身不透光)開啟角度被限制在15度以內。借著這個保密規范我就問謝霞,“你平常在傢是不是也要求傢人不能把窗戶打開超過15度?”她對我這個問題很無奈,“我傢樓層高,不涉及這個問題,還有,你傢的窗戶是不透光的嗎?”……

  到訪期間正好趕上EA211工廠的技術員到技術中心做技術交流,身為技術骨幹,謝霞需要為此提供一些技術支持,我們跟著她進入一個發動機的拆解車間,拆散的發動機零件、三兩成群的男工程師,一個身材嬌小的女生置身其中,怎麼看怎麼都覺得不協調。

  這種違和感我在上學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意識到瞭,盡管我所在的班還不是真正的“和尚班”,但僅有的兩個女生無論是從專業層面還是日常生活方面都不太能融入集體,在快畢業時大傢都在暢想自己的職業規劃,我忍不住問瞭一個藏在心中很長時間的問題——你當初為什麼選擇汽車這個專業,“我們最想去的是社科類專業,但因為分數不夠,填寫志願時勾選瞭服從調劑後被分配到汽車專業的”。聽到這樣的答案,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瞭。

  話語中,謝霞明白瞭我暗喻,“我可不是這樣,在填報志願時我很明確我未來的職業方向,我學的是機械,研究生的課題是車輛方向的替代能源技術”,她扶瞭扶快滑落到鼻尖的眼鏡說到。

  通常情況下,女生肯一頭紮進汽車行業裡,基本都是從小受到傢裡的熏陶,更誇張的傢庭是父母把閨女當兒子養,就讓他們從小接觸汽車或者機械方面的東西。謝霞的成長空間相對自由,除瞭父母對自己的學習要求嚴格外,其餘也沒有刻意的把她兒時的註意力引向自己的工作領域,但有些時候興趣就是源自耳濡目染的環境,車床、銑床這些冷冰冰的機器經常出現在謝霞的視野范圍內,在她的潛意識裡早就種下瞭那顆屬於機械的種子。

  工程師是一個很籠統的職稱,不同領域的工程師做著完全不同的工作,就算在汽車行業,像謝霞這樣專職解決、攻克發動機技術的工程師也有著精確的細分,缸蓋總成是她主要研究范疇,通過兩次接觸,以我自己主觀的判斷,在缸蓋部分,技術中心裡謝霞應該是最權威的瞭,當然,在技術中心裡還有比她職級更高、更資深的工程師,但術業有專攻。

  你想到以後會被淘汰嗎?

  論工作屬性,論發展平臺,謝霞的職業發展在外人看來一定是順風順水的,但從汽車未來的發展和技術方向的演變來看,電子化技術、電動技術註定成為汽車下一次技術革命的焦點,而主攻機械方向的工程師能夠做到“越老越吃香”,這個真的要打個問號。

  謝霞對這個問題看的挺透,能感覺得到她對此也曾深思熟慮過,“你覺得十年能發展到你說的程度嗎?單從動力技術的變遷來說,這個過程也會是從混動向純電動過渡吧,內燃機還會有很長一段時間的應用,我有充分的時間去學習新的知識,我對我的學習能力還是挺有自信的。等真的全面電氣化瞭,我在這個行業裡還是會有競爭力”。你能感受到學霸在學習這件事的氣場瞭嗎?

  開什麼車?

  謝霞現在已經成傢,目前還沒有小孩,自己傢買瞭一輛上汽大眾斯柯達明銳(上一代),她這輛明銳是一輛搭載1.6L自然吸氣發動機的自動擋車型,在選車的時候她的意向很明確,車價在自己承受的范圍內、自動擋,至於動力,平常市區開就沒有過於強烈的需求,另一層意義在於EA111系列發動機又是她參與研發的,所以,這個選擇順理成章。

  然而隨著駕齡的增加以及未來生活的規劃,動力和空間成瞭改善性購車的關鍵。她的選車思路太理性瞭,嚴格圍繞自己最直接的需求做選擇,第一選擇還是切入瞭自己所服務的品牌,速派在空間上可以滿足今後幾年的需要,其次,動力也會更強一點,但考慮到購車預算,裝配EA211的1.4T車型更符合她的需求,說到這,她還不忘提醒我她與這臺發動機的不解之緣。

6

她是平臺戰略級的產品經理

● 她是平臺戰略級的產品經理:龐海玉

  我們約的第二位女工程師距離謝霞所在的上汽大眾技術中心有10分鐘左右的車程,相比之下,龐海玉所在的上汽大眾辦公樓要更氣派一些。而她也是本次所有受訪人中工齡最長的一位,她是龐海玉,她負責上汽大眾的產品戰略規劃。

  相比前面幾位受訪人,龐海玉的工作在汽車行業以外的人看來認知度並不算高,所以,見面後,我第一個問題就是,“你是做什麼工作的”?

  “女兒在小學的時候也問過我同樣的問題,我就跟她說媽媽是規劃新車的,女兒還是不懂,我就指著路上那些大眾、斯柯達的汽車,你看那些車都是媽媽參與策劃的”。說的直白點,一款車型從立項到研發,大到整車配置、性能等目標的規劃,小到方向盤、排氣管等部件的使用都需要產品戰略規劃部門負責跨平臺的協調,確保公司乃至集團層面的資源有效整合。

  1998年,即將畢業的龐海玉被學校分配到上汽大眾實習,隨後轉為正式員工,產品工程部試制車間是她職業生涯的第一個工作崗位,這個崗位主要是對一些新車型進行試驗、裝配工作,例如我們現在見到的車型,它們在開發階段需要在一個單獨的車間進行裝配成型,做成一個樣車進行測試、評估。由於大學所學專業是科技德語,在當時那個年代,有著這種教育背景的員工對於上汽大眾這樣的合資車企來說就顯得尤為重要。

  一次偶然的機會,她作為中德技術兩方團隊的翻譯進行溝通支持,這也讓德方的團隊記住瞭這位即精通德語又懂產品、技術的小姑娘,差不多過瞭半年左右的時間,負責產品戰略決策的部門點名向產品工程部要人,龐海玉也迎來瞭第一次公司內部的工作調動。

  新部門、新工作帶來的是機遇,也是挑戰,從小的成長經歷讓當時還處世不深的龐海玉一門心思隻想盡快把各條工作線進行梳理,進而成為一名能夠承擔重任的產品經理。在2001年,龐海玉所在的部門發展到8個人,部門所負責的工作量也變得繁重起來,那時,3個系列的產品項目先後開展,到瞭2002年,因為辦公室人手不夠,龐海玉一個人幾乎承擔3個人的工作。有些人因為工作或放棄或忽略瞭傢庭,正在她的事業處於快速上升期的階段時,深陷工作中的龐海玉還是決定打造一個3口之傢,而讓身邊同事最佩服的是,有孕在身也擋不住龐海玉在工作上的幹勁,加班到晚上9點更是常態。

  在隨後的15年裡,她工作量隻增不減,隨著職位的提升(2008年被提升為產品戰略及規劃部門高級經理),壓力也隨之而來。她得急性闌尾炎那次更是誇張,上班當天覺得肚子疼,期初她沒當回事就按照之前的計劃去參加會議,會開到下午,肚子越來越疼,她開始意識到可能是闌尾炎,但會議還處在問題的討論解決階段,她要是走瞭,問題就不能在當天得到解決,而一款產品的開發過程特別講究時間節點,一個時間節點錯過瞭,整個項目計劃就有可能面臨一系列的調整,最終,龐海玉還是忍著劇痛把會開完才被送到醫院做瞭手術,就算是術後住院期間,她還在用電話去協調各個部門的工作安排。這種工作狀態持續到瞭現在。

  你覺得女兒早戀會跟你說嗎?

  在工作和傢庭之間取得一個平衡是大多數職場人的常態,但前提是你的工作本身的壓力不會太大,反之,壓力越大,實現平衡的難度就越大,顯然,龐海玉選擇瞭一個hard模式,然而在她看來,這並不是做不到。

  龐海玉有個上初中的女兒,進入青春期後的孩子多少都有點叛逆,但她的女兒跟她媽媽之間則有著一層像朋友似的關系。“女兒跟我說她會每天寫日記,還有個帶鎖的日記本,當我知道有這個日記本的時候我對裡面的內容並不好奇,因為女兒本身的性格是那種心裡藏不住事的,她每天都會跟我說她在學校的情況”。言下之意,在日常的溝通中,可以充分瞭解女兒的成長及心態變化,早戀的苗頭會在溝通中“暴露”出來,肯定的是一定要用合理的方式進行引導、控制,龐海玉還是希望孩子以學業為重,但也要在乎她在成長過程中心智上的變化。

  女兒未來會進入汽車行業嗎?

  龐海玉和她丈夫都在上汽大眾工作,在女兒很小的時候,龐海玉還帶著她參觀過一次上汽大眾的工廠,當然,她並非刻意耳濡目染的想要為女兒的發展植入什麼,隻是想讓她更瞭解自己的工作環境。聽龐海玉說,女兒現在經常喜歡參加一些辯論賽的活動,聽到這,我沒忍住插瞭一句話,“這可能也是繼承瞭一些你在語言方面的優勢”,龐海玉露出瞭很幸福的笑容。

  說起女兒的成長,讓龐海玉想到瞭自己母親對自己的培養,她說:“我小時候母親對我很嚴格,就拿練寫正楷字來說,寫一行字,有一個字沒寫好整行都要重寫,不能擦,有時候還要把整張紙撕瞭重寫”。母親的高要求一直影響著龐海玉,凡事要做就做最好早已成為一種習慣。

寫在最後:

  就像記錄在papyrus上的聖經一樣,人類誕生的伊始階段亞當身邊就有瞭夏娃的身影。汽車誕生的伊始至今,女性在這個行業裡也從未消失。我們的文章也僅僅是汽車百年發展史中女性從業者的滄海一粟。都說三個女人一臺戲,這些行業中的薔薇們搭臺上演的精彩“劇目”正在輪番上演。兒時的夢想、傢庭的熏陶、師傅的教導、個人興趣愛好,她們進入這行的原因不一,但她們和你我一樣,也曾徘徊於夢想與現實,或者成功與挫折之間。這是男人們的鋼鐵夢想,也是她們的舞臺。

  通過對以上五位身處全國各地的女性汽車工作者的對話,我們從工作、生活兩方面瞭解瞭她們最真實的一面。可以看到,雖然她們的經歷各不相同,但無論在哪個崗位,她們都有著不輸男人的勤奮與努力;同時相比男性,她們又更加懂得平衡工作與生活的關系。最後,祝願所有的車界玫瑰永恒綻放!

分享你的喜愛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