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月入數萬的職業二手車買手開什麼車?

1

二手車淘車人這個職業的甜與咸

   在二手車圈,有這樣一個職業,他們懂技術、會評估、有資源,每日穿梭於各大車市,輕松月入過萬,他們被稱為二手車淘車人。那麼,被很多粉絲視為二手車大神的他們究竟開什麼車呢?說到講故事,當然熟人才聊得最通透。所以,本期主角擔當正是我的好朋友——大兵和他的2016款 寶馬 320Li 時尚型。

  大兵28歲,職業二手車淘車人,平時工作主要是為粉絲找車、鑒定二手車。甚至有些車商看不準的車況也會尋求他的幫助。

  自媒體流行,即便他不是那種會“演”的人,也請不起那麼多演員編寫劇本。但是大兵自己也經常會錄制一些視頻,介紹檢測的方法以及一些二手車行內的幹貨,穩穩當當的做事,積累這麼多年也有瞭10多萬粉絲瞭。

  玩二手車,會看車況是基礎,懂市場行情才能賺到錢。“各地市場行情不同,不同車型收車也不一樣,比如之前看的一輛13年的MINI,市場要9萬多,車商收車隻給7萬多。但是你拿軟件去估,或者買不到車,或者買的是爛車。借助工具根本不能填補空缺的經驗。”

  因為工作比較忙碌,而且經常跑外地,所以大兵對車的需求更為迫切。但是他名義上的第一輛車並不是現在這臺寶馬320Li,而是一輛國產車——海馬普力馬。

  提起當年初來北京創業,他感慨頗深。“這臺車當時載著我們五個人一路南下,整個後備箱堆滿瞭行李和拍攝用具。我們去瞭石傢莊、鄭州、西安、太原、長沙、廣州、武漢、沈陽、阜新等地,開瞭兩年,隻有電瓶出過問題,基本沒操過心。這款車算是刷新瞭我對國產車不耐用的刻板印象瞭,後來公司經營不善,這臺車就被過戶給另一個同事抵賬瞭。”大兵體驗到瞭有車的快樂後,很快就自己入手瞭一輛二手寶來。

  “那為什麼後來寶來換寶馬瞭?”我問大兵。“這不是寶來+普力馬的合體麼?買寶馬是命運的指引啊。”大兵半開玩笑。“其實買寶馬也是工作的考量。”

  “而且,作為一個二手車從業者,你開的車太差,一些客戶也會懷疑你的技術水平和資源實力。你要是開一輛長安奔奔,你覺得買勞斯萊斯的人會讓你檢測麼?”“所以,你換瞭一臺寶馬。”沒錯。有些時候我們買的車不一定是自己喜歡的,但是一定是最適合自己。比如大兵也遇到過一些職業比較特殊的客戶,即便傢境都很不錯,可惜卻並不敢買太張揚的車。

  有提車好像來打群架一樣,從無錫帶瞭五個弟兄,提著幾十萬現金來提車的大哥;有花500多萬給剛畢業的兒子買輛二手勞斯萊斯練手,且說話非常“凡爾賽”的富豪;還遇到過20多歲買佈加迪威航的美女,據說檢測的時候還瘋狂暗示他,問他缺不缺女朋友。“我當然頂住瞭誘惑,別想用美色打敗我。”大兵嘴上這麼說,那是因為他有女朋友瞭,還正處於熱戀期。

  大兵說他是憑借出色的廚藝才征服瞭現在的女朋友,但我是不信的。因為他做的飯菜隻能算不難吃,但是也絕對不好吃。盡管他不願意承認,但是這臺寶馬車對他的相親過程必然是提供瞭一定的幫助。

2

愛上寶馬不僅僅是因為品牌

  座駕往往代表著一個人的經濟實力。而品牌力等同於大眾群體對品牌價值的認知,BBA為什麼深受國內消費者關註,品質是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其價值宣傳已經有瞭基礎。

  “看到一輛寶馬3系,我就知道這是一個三十多萬的車。看到一輛保時捷,你就知道這是百萬級豪車,這份價值感的傳遞非常重要。新車宣傳的是技術和品質,廣告宣傳很重要。但是二手車不同,它本身就經歷瞭市場調控,二手車的價值高低反應的是消費者實際的認可度。”

  “這事能寫麼?這也算路怒癥瞭吧。”

  大兵提起自己跟陌生人硬碰硬的事情還有點不好意思。“這也算是比較真實瞭。誰開車沒有磕磕碰碰呢,不過這種情況還是挺危險的。”

  “嗯,當時我直行,他強行變道,我還以為他全責呢?不過我最心疼的還是我的全車原廠漆的賣點沒瞭。”

  對大兵而言,這也許就是沖動的懲罰吧。

  對於這臺車寶馬320Li的養車花銷,大兵認為它算是BBA中最親民的瞭。奔馳雖然品質上來說很出色,內飾也更豪華一些,但是維護的費用更高。而同年的奧迪對他來說有點老氣,駕駛感也不夠運動。“小保養(更換三濾和機油)一次的費用基本是八百左右。算上保險和油費,一年在這個車上投入也就一萬多吧。”談起養車費用明顯感覺到他有點肉疼。

  老傢朋友帶媽媽來北京看病,當時他開車去幫忙。朋友的媽媽並不懂車,據說體驗瞭這臺車以後就成功被種草瞭,讓她的兒子結婚就買這款車。不過他的朋友似乎更中意小車,前兩天買瞭一臺寶馬MINI。

  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他此刻顯得很有故事,但是我準備晚上吃飯的時候再多加請教。

  “那你買這臺車就沒覺得哪裡不好麼?”因為一直聽大兵說這臺車的好,我覺得應該聊一些不一樣的。

  “沒什麼不好啊?不好,我買它幹嘛?”聽到我的疑問,大兵反而一愣。

  “那換個說法,你覺得這臺車哪裡讓你感覺可以更好一點。”

  唯一讓大兵感覺有點遺憾的就是這款車的方向盤看起來有點笨,不如“丁字褲”版本,但是他並不想繼續在這臺車上做過多的投入,因為最近他也考慮賣車瞭。

  “你不是很喜歡這臺車麼?”

  “對呀,但是現在不需要它瞭,想換別的車玩玩。”

  “為什麼啊?”

  “當然是,因為我找到對象瞭啊,它已經完成我賦予它的任務瞭。”大兵一邊笑著,一邊拍瞭拍身邊的愛車。

  我突然發現,他此刻笑的蠻賤的。(編譯/ 王帥)

分享你的喜愛

發佈留言